目录
您目前所在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新闻中心
小熊电器、九阳、苏泊尔们的“颜价比”被外卖
作者:博电竞    发布日期:2020-12-16 14:42


  “电饭锅蛋糕比较简单,我第一次尝试就做成功了,但是凉皮和油条难一点,一开始我做凉皮老是要断掉,油条炸出来太硬了......大概试了四五次之后才慢慢掌握了诀窍,现在天天早上做给家人吃。”

  李冬雪没有想到,一个忙起来就996甚至007,全年吃外卖的互联网人,漫长的假期宅下来,竟然也成了“神厨”。

  周一烤蛋糕,周二做凉皮,周三炸油条,周四做披萨,周五做面点......自从受抖音影响,李冬雪每天原本百无聊赖的生活,被“厨艺大赛”的参与感与成就感,填得满满当当。

  “我在上海上班的时候也一时兴起买的好多好看的小家电,本来都已经挂在闲鱼上打算出掉的,如今从在家里做饭的情况来看,等我回上海复工后,那些东西全部都可以派上用场了,所以我又把链接都下掉了。”李冬雪向“螳螂财经”说起的时候,语气里满是对自己厨艺的自信。

  “不仅如此,前几天,我又下单了电饼铛、煮蛋器、电炖盅等等......一想到之后每天都可以用这些好看的厨具给自己做早餐做便当,就觉得生活太美好了,迫不及待想飞回上海复工。”兴奋的李冬雪,对复工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。

  一场疫情,不仅让全民都成了厨子,也让年轻人又重新燃起“精致生活”的希望,更是让小家电在疫情期间逆势增长。

  据天猫国际数据,春节假期至今,英国摩飞多功能锅、日本三明治机备受年轻人欢迎,和面机销售同比增长400%,电饼铛销售同比增长600%,电烤箱同比增长270%,电蒸锅同比增长240%。

  苏宁大数据也显示,从1月25日到2月18日,生活家电品类中电压力锅、电火锅、电炖锅、空气炸锅等各类锅具平均每天售出近万台。

  只是,“螳螂财经”很想知道,这些成就了“厨神”的小家电,在疫情之外的日常生活里,真的是年轻人“美好生活”的推助器吗?

  在老家,我也做了一段时间的“厨娘”,做蛋糕烤饼干炸油条什么的都尝试过了,但那仅仅是因为无聊。

  现在回上海了,因为店子没开,我也把尘封已久的豆浆机、一人食小煮锅拿出来用了一阵子,但是现在外卖渐渐多了,就懒得自己做了。

  其实我还有酸奶机、春饼机、养生壶......这些东西买来基本上都只用过一两次,就再也没拿出来。一方面是做起来麻烦,自己又只能吃一点点;另一方面确实没时间,忙的时候没时间做,不忙的时候没心情做。

  当时买的时候,是想着每天都能自己做好吃的会很幸福,加上这些小电器都很好看,在这种想象下,让人很难抑制住冲动消费。

  我很喜欢自己做饭,也有时间,所以从我开始做自由职业到现在,基本上都是自己在家做饭吃。只是受疫情的影响,少了和朋友们每周的聚餐,我做饭的频率更高了。

  以前,我觉得不管什么东西,实用就好了。但现在看来,以前愿意选择实用,是因为大家都没有注意提升家电的美学,现在,好多品牌都愿意把产品设计得更好看了,才知道自己更愿意为有颜值的东西买单。

  因为我女朋友已经工作了,公司离我学校也不是很远,我们就一起在我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住。

  北京的生活成本还是比较高的,加上我现在还没有稳定收入,课也不是很多,就有多余的时间自己学着下厨房。

  最开始的尝试是我女朋友买了个隔水电炖锅,从来没做过饭的我,在网上查了一下步骤,炖出来的排骨汤竟然特别好吃,自信心一下就有了。

  后来,她又陆陆续续买了各种小电器,早餐机、电饼铛、电蒸锅、烤箱、绞肉机等等,我的厨艺也渐入佳境。这次疫情,在家闲着无聊,我买了个和面机,试了试烤蛋糕,我妈都惊呆了。

  其实,对于有时间的人,这些小电器确实能够提升生活质量。只是,我马上就要参加工作了,比起每天自己花一两个小时做饭,可能最终还是会选择外卖小哥的准时送达吧。

  去年618,我一时冲动,买了个火锅烧烤一体的多功能锅,想随时随地自给自足满足自己的胃。

  当时为了选个好看的,打完折还花了800多,用了2次还是3次,发现自己做料理实在太麻烦,就束之高阁了。不仅如此,自从知道淘宝有图片搜索功能后,我发现其他牌子有一样的,只要两三百。

  后来我有个同事也想买,我劝了几次也没用,就把我的200块转让给她了。最初我看她连续多天都发了做美食的照片,后面就再也没动静了。

  这次疫情,在家闲得无聊,我有好几次都冲动的想买和面机、绞肉机,但一想到之前的那个锅,我就默默关掉了淘宝。

  虽然我很向往美好生活,但比起吃饭五分钟、做饭两小时的时间成本,我觉得外卖小哥更能维持我的美好生活。

  除了上述案例,在“螳螂财经”的采访中,还有不少在疫情“赋闲”期间的年轻,如同文章开头的李冬雪一样,爆发出了对厨房的热情,但他们也承认,这些热情都在始于小家电的“颜值”,陷于对美好生活的幻想,而却终结于自己的“没时间”、“没精力”、“太麻烦”、“太懒了”。

  最后,又在某个契机,如假期抑或这次特殊的疫情期间,再爆发出来,循环往复。

  “好看的东西最容易让人产生冲动消费,总以为自己会用得着。或者说,好看的东西给了我一种我需要更好的生活的心理暗示。”

  自由插画师蒋柯的这句话,日本作家佐佐木典士也有过类似的描述:“天气冷的时候,只要有一条毛毯就够了,偏偏就是想要拥有漂亮图案的第二条毛毯,以及舒适触感的第三条毛毯。”

  小家电如今的蓬勃发展,也如这三条毛毯,从满足基本生活到追求品质生活,再到为产品颜值下幻想出来的“美好生活”冲动付费。

  “当大家愿意为场景、为心情、为品质买单的时候,有一个名词性价比消失了,出现了一个新名词颜价比,好看变得非常重要。”吴晓波曾经在其年终秀上也这样说过。

  熊猫传媒CEO申晨曾经举过一个这样例子:“网易云音乐有一个全新的模式上的创新,在它之前,中国所有的音乐APP都只有一个竞争维度,就是乐库量大小,而网易云音乐引入了全新的维度,叫做情感。”

  放在小家电品牌里,小熊电器在模式上,也开拓了一个新的竞争维度,叫作“颜值”。这样的“差异机会”,让小熊电器成功IPO,而苏泊尔、九阳等等迅速跟进的传统厨具品牌,也逐渐在线上崛起。

 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小家电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》统计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小家电行业市场规模在3553亿元左右,测算2019年中国小家电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,未来五年(2019-2023)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2.63%,并预测在2023年中国小家电行业市场规模将超6400亿元。

  “这是中国所有制造业者新的机会”,吴晓波说:“人们不再相信价廉物美,人们相信价美物平,即消费者在追求商品质量的同时,愿意主动支付这部分的产品溢价。”

  确实,蒸蒸向上的市场规模下,肯定会潜藏着无数的机会。但盛世之下,也必有隐忧。

  就如同曾经的网易云音乐,以情感新维度为竞争力,一路攻城掠地,收获大批拥趸,但对手却就是能凭借曲库,死死扼住其命运的咽喉。

  而靠颜值俘获年轻人的小家电,有了“颜价比”不代表就可以不重视“性价比”。

  例如最具“颜价比”的小熊电器,2015年至2017年,小熊电器研发投入分别为992.40万元、1653.33万元和2507.68万元,占当期营收1.37%、1.57%和1.52%,而公司品牌宣传费用分别为1983.50万元、3551.54万元、8781.45万元。

  虽然年轻人愿意为美好生活买单,但交过“懒惰税”的人们,不会一直伤害自己的钱包。总不能一直指望着产品有好看的“脸”,就从此安安稳稳高枕无忧吧?

  毕竟,回到上海拆了包裹的李冬雪,在炖了一锅汤一个人又吃不完后,还是觉得公司食堂统一的配餐更方便;当长沙的粉店餐馆陆续开业后,向玲更愿意和同事们一起点热腾腾的盖码粉;而罗静也表示,回上海半个月,点麦当劳的次数多到代收外卖的门卫都认识她了......

  要么和外卖小哥比方便,要么解决下厨房的“麻烦”“费时”,要么治好消费者的惰性,总得干点什么,小家电的“颜价比”才能可持续发展。

  仅代表个人观点,未经授权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且未核实版权归属,不作为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,请作者与我们联系。

博电竞

博电竞| 联系我们| 网站地图
2017(C) 版权所有:博电竞